友成动态
首页>友成动态

香橙妈妈大学 | 让乡村妈妈也有“大学时光”

几个月前,江苏一家企业给杨树桢发微信,带给她一个惊喜:数万元的苗绣饰品订单。不过,每件价格只有50元。

之前也有类似业务找到其他人,一打听得知产品零售价近200元,而自己只赚50元,当地人觉得很“不公平”,就不愿意做了。

杨树桢却很痛快地接单了。“在家里闲着没有人给一分钱,每天至少50元,一个月也有一两千的收入。”她告诉自己工场的绣娘,不要眼馋别人,人家有设计团队和网络销售渠道,这些都是成本。

更重要的的,杨树桢觉得做生意要学会换位思考,站到对方角度考虑,学会共赢,“不要老想着自己赚钱,要让跟你合作的人也有钱赚。”

作为当地苗绣非遗传承人,杨树桢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她把苗绣产品买到省外,甚至卖到了国外。经过几年的积累,杨树桢去年花了百万余元盖上了5层楼,即将在家里开办苗绣工场。

“他们现在都叫我‘土豪’,我觉得要不断地学习新知识,开拓视野,要学会与合作伙伴共赢,这样才能把苗绣生意做大。”作为当地知名的致富带头人,杨树桢靠着苗绣等不仅积累了不菲的收入,也带动了村里十几个妇女一起脱贫,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

杨树桢所在的贵州省黔东南州雷山县,这个全国唯一没有红绿灯的县城,吸引着许多知名企业和中字头大型扶贫基金会,也是国务院扶贫办的定点扶贫县。

贵州省雷山县城夜景

跟杨树桢一样,有一群不容忽视的特殊群体,她们生活在中西部省区的乡村里,年龄多在30-45岁之间,由于读书不多,早年外出打工时以体力劳动为主,家里有多名子女,由于需要照顾家庭,面临孩子抚养、老人生病等家庭责任,他们返乡后务农或在家待业,无稳定收入导致生活困难,有的成为建档立卡户,成为国家扶贫和重点帮扶的对象。

据统计,目前包括乡村妈妈在内每年有750万返乡者,按照7亿多农民计算,占比1%。在国务院参事、友成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先生看来,全世界的扶贫经验证明,最有效的方式是直接资助妈妈们,这样能够带动家庭甚至周围的人脱贫。“我们的任务是让这个过程更快一些,让返乡青年赚得更多些,让乡村妈妈们生活更好一些。”

「时光兑换机」为何能入围?

7月31日,2019“我是创益人”公益广告大赛初审名单正式公布,39支创意方案成功入围,将有机会获得703万现金大奖及1.06亿广告资金支持。今年的“我是创益人”吸引了1299支队伍踊跃报名,竞争异常激烈。

其中,创意作品「时光兑换机」以友成基金会的乡村妈妈培训项目——香橙妈妈大学为主题,成功入选创益原力组对比去年,今年“我是创益人”中女性公益项目的入围比重有所增加。在给出八大选题中,「时光兑换机」结合了女性和扶贫两个选题角度,拓宽了公益视角,从众多公益项目中脱颖而出。

99小时的时光兑换理念,围绕乡村妈妈公益教育项目的一个周期形成逻辑闭环。对于我们来说,99小时不过是一个大学生16年教育时光里普通不过的2个星期的学习时间,但却可以是乡村妈妈漫长岁月里一次蜕变的旅程。

“连通时空,以时间兑换时间,用你的学习和阅读时长助力乡村妈妈完整教育。”「时光兑换机」公益创意负责人说。

女性的力量是强大的,像杨树桢一样渴望改变的乡村女性还有很多,我们不能轻易否定一个人的可能性,即使是乡村妈妈,也可以有机会成为任何人。

友成基金会香橙妈妈大学项目,针对在知识社会中被遗忘却又渴望成长的女性群体——乡村妈妈,搭建了一个集线上课程、线下培训、互助小组、陪伴孵化于一体的乡村妈妈学习平台。

杨树桢标志性的微笑

近年来,关于女性群体的话题越来越受到关注。国际劳工组织去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全球最贫困的人口中,有70%是女性。这一现象被称为“贫困女性化”。而与“贫困女性化”伴行的则是女性群体的两极分化。 

对比职场女性拥有明确的生活态度和目标方向来说,乡村女性显得更加迷茫,她们是一群公益边缘化的人群。由于自身文化教育水平较低,维权意识弱。即使遇到家暴、歧视、侵权行为,也不具备完善的维权能力和意识,是更需要我们关注的人群。

30-45岁的乡村妈妈,对比于相对年轻的乡村女性,她们已经错过了培育思想和技能增长的黄金年代。

一方面照顾孩子承担着家庭责任,另一方面努力赚钱面对着生活压力,她们的生活和就业里没有我们普遍了解的已经规范的职场秩序,那么她们所遭遇的困境是什么呢?是无意识歧视。  

譬如女司机、女编程,将女性含义过度放大的背后就是无意识歧视。“命运已定”的烙印被打在了她们的身上。

在公众眼里,乡村女性被贴上无知、愚昧、贫穷、固执这样的标签。而她们,处于社会资源分配的最底层,缺少自主选择的机会,人生价值也被不断否定。

贫困女性的自我觉醒

一直以来,身处贫困阶层的女性很难得到与男性相同的教育机会。由于80年代物资匮乏,受乡村地区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 1987年在农村地区的失学儿童中女童比重占到 83%,这表明在教育机会面前,无论是较之城市教育还是男性教育,农村女性都是教育系统中最薄弱的一环。而如今,女童长大成人,当年的教育缺失给她们人生都造成了极大影响。

在西方女性运动的第二次高潮中,教育成为女性主义者特别关注的领域。因此,该项目作为一种情怀公益,是在解决过去由于教育资源分配不公所导致的女性社会问题。对于曾经忽视过的乡村女童,我们能否建立现代女性终身教育体系,完善过去公益角度的疏忽?

同时,「时光兑换机」的创意团队认为,乡村妈妈处在教育金字塔的最底层,只有将基础问题解决,才有可能提升整体,改变女性贫困化和人口两极分化的问题,缩小贫困差距。

乡村妈妈教育水平和思想认识的提高,对于孩子教育、家庭和谐,乡村振兴都有着辐射作用。从长远角度来看,乡村妈妈的教育项目正在预防更多贫困地区问题的产生,解决的是发展问题,这种未来公益也是今后很多公益项目的转变趋势。

「时光兑换机」的创意设计正是抱着这样的美好愿景,旨在通过联动更多人的阅读时间一起完善乡村妈妈的教育培训,帮助她们从精神上和生活上摆脱困境,实现她们的人生价值。

让苗绣产品更符合消费者和市场需求,杨树桢自己还要学会管理和站在合作方角度思考问题,同理心很重要。

这些知识的获取和眼界开拓,来自于杨树桢主动地学习。

不仅读纸质书,杨树桢还主动听电子书,别人告诉她有一个学习知识开拓视野的app时,她马上下载了,虽然有些内容超出了她的实际生活,但她“把唱歌的时间都用来听课了”。

杨树桢说,边绣花边听课,挺好。

 

浏览更多新闻稿
信息公开| 下载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0
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版权所有并保留一切权利隐私保护 京ICP备16038099号

订阅我们的电子邮件与新闻把握最新行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