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成动态
首页>友成动态

4700万乡村妈妈的创业梦想

友导读

“我是跟我老公打了一架出来的!”这是桂华姐五年前在“香橙妈妈大学”班上说的第一句话,现在桂华姐终于能让老公“没得话说”了。

创业不容易,乡村妈妈的创业更不容易。没有资源,不懂商业,没有时间,家人不理解,这都不能阻挡“乡村妈妈”们强烈的渴望和旺盛的生命力。越来越多的“乡村妈妈”们跑来,为自己的人生寻找另一种可能。而在中国,在落后的深山与偏远地区农村,还有4700万乡村留守女性,他们等待着这样的机会。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三联生活周刊,作者:三联.CREATIVE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老师,我今天高兴得很嘞,没想到自己能挣啷个多钱,哼,我屋头阿个再也没得话说了。”

在贵州雷山县一个教室里,48岁的桂华姐,兴奋地拉着给她上电商培训课的老师的手,眼里闪着光。

桂华姐的家在贵州大山深处,丈夫是村里工程队的队长,平时会上县城或在村里修修楼、铺铺路,而桂华姐,就成了工程队的大管家,不仅要负责自家的家务、下地干活,还得给工程队所有人做饭、送饭。

就算是做了这么多,队里谁也没跟她说过一句谢谢。丈夫也觉得,你个农村妇女,年纪又大又没文化,不就应该做这些事么,反正也干不了别的。

但性格倔强、心思活络的她,总想学点新手艺,能自己挣钱,不被丈夫看扁——在这个封建思想犹存的村子里,女性地位仍然低下,但同时,这里也极为现实:要是能挣钱了,无论是在家里还是村里的地位,多多少少能高一些。

于是,当听说大城市里来了个组织给村里的妇女们上课,尽管不知道课堂上要教什么,桂华姐也打定主意,怎么都得来。

“我是跟我老公打了一架出来的!”这是桂华姐在班上说的第一句话。

 · · · · · ·

01

大山里的“桂华”们

从与老公“打了一架”到终于能让他“没得话说”,桂华姐整整花了五年时间。五年里,她参加了五次公益机构友成基金会“香橙妈妈大学”组织的电商培训课,这是一个乡村女性就创业赋能的项目。

△ 乡村妈妈认真地一个字一个字写下自己的创业想法

“她年年都来,因为年纪大了其实上手并不快,但她特别执着,逮着机会就问问题,特别小的问题也抓着不放,像什么粽子要用什么材料包装合适,把所有老师问了个遍。”项目负责人郑瑶回忆道。

桂华姐的创业之路其实并不顺利,五年前经过第一次培训后,她就试着用短视频平台发视频,也出了“小爆款”,有好几万的播放量,但因为不会做产品包装和物流,小生意还是没能进行下去。不仅如此,老公也是冷嘲热讽——自从打那一架后,他就没说过什么好听的话。

但桂华姐始终没放弃,在之后的几年里,但凡“香橙妈妈大学”来村里开培训班,她就去,老师教了什么就学什么,学了什么就试什么,学得慢不要紧,有不懂的就问。她坚信,自己总有一天,能成。

直到去年,直播带货大火,能说会道的桂华姐,终于上了门道,甚至成了培训班上的“带货一姐”,卖得比那些年轻的姑娘都多。不仅卖了自家的土特产,还分销别人的货,挣了很多“佣金”——“佣金”这个词,也是她新学的。如今,通过一台小小的手机,坐在家里,光靠一张嘴几天赚到的钱,就能抵得上过去面朝黄土背朝天干农活一年。

△ 香橙妈妈大学四川蒲江班的直播培训课上,乡村妈妈们模拟直播,学习介绍产品的技巧

五年的坚持,桂华姐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但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在落后的深山与偏远地区农村,还有着无数像桂华姐这样的乡村留守女性——据统计,这一群体数量高达4700万。

风风火火的桂华姐,靠“打架”,靠坚持和不服输,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但更多的“乡村妈妈”,连迈出第一步的机会都没有。

“艰难”,是郑瑶说起“乡村妈妈”们,最直接的概括。作为“香橙妈妈大学”的项目负责人,在五年的时间里,郑瑶见证了八千余位“乡村妈妈”的人生,她们的痛与爱,她们的追求与期待。

△ 乡村妈妈们经常带着孩子干活,孩子也会帮妈妈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乡村妈妈”们的艰难,来自多方面:首先,是身体上的辛苦和操劳,不仅要和村里的男性从事同样的生产劳动——都是种地、养猪、收谷子之类的繁重农活,还要照顾孩子和公婆。

二来,由于此类低端生产收入极低,很多人想给自己或者孩子买点东西,改善生活,根本拿不出钱;在极为现实的农村,收入低也意味着地位低,付出许多却仍不受重视。

第三点,封建思想导致的男女不平等现象依然严重,家里最好的资源,必然是留给男孩。当许多城市里的孩子,有父母为他们铺好光明的前程之路时,许多乡村少女的未来也已写就——只有六个字,“辍学、打工、嫁人”。

来自甘肃临洮的晓君,一直记得父母二十四年前对她说过的那句话,“女孩子读什么高中大学?念个小学把睁开眼,嫁个人过日子就行了!”(“把睁开眼”是甘肃方言,指有一点眼界,明白一点)许多女孩就这样被迫放弃上学、走出大山的机会,而这份不甘将伴随她们的一生。

同样由于封建思想所导致的,是对女性天然的不认可——许多想有所发展的“乡村妈妈”,都不约而同苦恼于家人的不支持,“你一个女的为什么要去折腾?就在家带孩子不好吗?”“电商?你怎么可能做得成?”“直播?那就是抛头露面,不正经!”她们听够了这样的嘲讽与指摘,许多人只能隐忍。

但艰难之外,郑瑶更加深刻感受到的,是“乡村妈妈”们强烈的渴望和旺盛的生命力。

△ 香橙妈妈大学贵州雷山班的妈妈们沉浸在学习中,记录着课堂笔记,孩子们在妈妈的背上沉睡着

她们渴望外面的世界,渴望跟上这个时代,渴望经济独立而不依附于丈夫,渴望通过自己的双手,让家里、让孩子的生活好一些——更重要的是,她们渴望给孩子做出一个好榜样,让他们看到一个努力而上进的妈妈。尤其对那些生了女孩的“乡村妈妈”们而言,她们希望女儿知道,人生还有许多种可能。她们的世界,不是只有这个家,这个村。

因此,每每“香橙妈妈大学”来到甘肃、四川、贵州、河北、江西、广西等省份相对落后的乡村地区开设培训班,就有许许多多怀揣着渴望的“乡村妈妈”们跑来,为自己的人生寻找另一种可能——或至少,实现一点点改变。

“但即便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乡村妈妈们大多很乐观,很多人能唱会跳,也很爱美,对生活充满热爱——那种生命力非常感染人,很多时候反而是她们给我们打了鸡血。”郑瑶说。

02

创意+科技,

让更多“乡村妈妈”被看见

“香橙妈妈大学”的确给很多“乡村妈妈”的生活带来了改变——但要让更多“乡村妈妈”被看见,让她们的声音被全社会听到,还远远不够。

如今,借助互联网技术和创意的力量,或许公益可以扎得更深,走得更远。

郑瑶介绍道,2019年,友成基金会做了一次“互联网公益”的新尝试,参与了腾讯“我是创益人”公益广告大赛,找来专业的创意和技术团队合作,推出一个名为《时光兑换机》的公益作品,在QQ阅读平台上,用户可以用阅读时长,为“乡村妈妈”兑换教育基金。

尽管与传统的定向募捐相比,项目筹得的筹款额并不高,最开始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但让郑瑶意外和惊喜的是,项目一下子带来了十几万的关注人数,以及获奖的认可,这让深耕传统公益多年的她意识到,做公益也必须紧跟时代,用创新方法;而比起筹款额,项目的传播,让更多人关注到“乡村妈妈”这一群体,同样重要。

于是,在今年,他们也将继续公益创新之路,借助“我是创益人”大赛平台的力量,与来自广州的知名广告公司——英扬传奇集团开展合作。

本次联合孵化的这支公益广告作品名为《女排国潮秀 乡村妈妈绣》,计划将于农历新年后正式上线。在民艺复兴、国潮流行的当下,这支作品将象征时代精神的热门女排IP与“乡村妈妈”们的苗绣手艺相结合,用户可以通过小程序选择女排相关的图案,DIY一件专属的苗绣服装。

△ 作品结合了女排与“乡村妈妈”们的苗绣手艺

这样的结合,并不是简单的1+1。英扬传奇的项目负责人谢振峰说,在作品创作过程中,团队遇到了不少困难。从他们擅长的平面和网络创意作品,到真正穿在身上的服装产品,由于载体不同,设计上有许多看似细微但至关重要的差别,有大量细节要抠,大小、比例、线条等等,还需要考虑图案能否以苗绣的形式呈现……

“比如我们最开始想用运动员的形象,但发现操作上此路不通,然后在用全身像还是头像上也纠结很久……传统的苗绣图案在改成现代化的设计时,会遇到很多细节问题。总之就是反反复复调整,设计改动了几十版。”

△ 服装效果示意图

“但这个事情我们一定要做,这个没有退路。”谢振峰坚定地说。这份坚定,源于他和项目组成员对“乡村妈妈”怀揣的同理之心——“我们自己也是小地方来的,希望尽可能帮到她们”;也源于对“国潮新民艺”产品的信心——谢振峰本人就是江西景德镇人,看到家乡的瓷器产业早已在一批年轻人的带动下焕然新生,传统手工艺与现代潮流水乳交融。

同时,在谢振峰看来,创意和科技力量,与公益的结合,也能够发挥1+1>2的效果。他希望最终消费者拿到的服装成品,是他们真正喜欢、能够日常穿着出门逛街的,而不仅仅是出于对“乡村妈妈”的善心,这种“以买代捐”的形式,才能够真正可持续地为“乡村妈妈”们带来实际的收益,由此改善她们的生活,提高她们的地位,获得成就感。他也希望这种创意和推广的形式,能够给创业中的“乡村妈妈”们带来更多启发。

△ 有趣的创意,能让公益传播得更广

以创意为钩子吸引公众关注,以互联网之力加速传播,能够让更多曾被忽视的人群被看见,让更多不为人知的议题被讨论,并最终带来真正的改变。同时,在这个“体验为王”的消费社会,新兴的媒介和互动形式,也将提升用户的使用体验和参与感,带来更多情感共鸣与连接,照亮更多人内心善良的底色,参与到践行公益的行动中来。

03

让公益“破圈”,

人人都是“创益人”

无论是《时光兑换机》还是《女排国潮秀 乡村妈妈绣》,都出自“我是创益人”广告大赛。这是由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腾讯广告和腾讯用户研究与体验设计部(CDC)联合举办的公益广告大赛,至今已举办至第四届。

大赛总策划、腾讯广告高级品牌公关总监杨维佳表示,大数据洞察显示公益领域存在“二八效应”,大量注意力和捐赠都集中投入到了大病、救灾、教育等议题,因此,“我是创益人”发起的初衷,是希望让更多关注度低但重要的议题获得平等的机会,如器官捐献、留守儿童及妇女问题、文化传承、流浪动物等等。

△ “我是创益人”大赛历年部分优秀作品

“我是创益人”大赛以比赛为机制,已经成为一个社会化创益的平台,发挥了平台的连接力量,一方面整合腾讯全域资源,发挥广告流量与技术优势,另一方面也连接传统公益机构、广告圈层内的各类创意机构、设计院校以及品牌方,让多方公益力量“破圈” 参与创益,跨界合作,形成公益生态,由此惠及更多人,推动更多社会问题的解决。

浏览更多新闻稿
信息公开| 下载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0
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版权所有并保留一切权利隐私保护 京ICP备16038099号-2

订阅我们的电子邮件与新闻把握最新行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