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成动态
首页>友成动态

友成基金会副秘书长张静的一封信:我们的“酸甜苦辣”

你们好!

我是张静,来自友成基金会,这是来友成的第7个年头。

2015年,友成开创了成立以来的第一个针对乡村女性的公益项目,也就是这封劝募信希望您支持的“香橙妈妈乡村女性经济赋能项目”。很有幸,我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参与其中。

按常规来说,一封劝募信要正经的介绍项目,但动笔之前我担心没人爱看,所以想了想,就写一写这七年我们的酸甜苦辣吧!

一方面可以分享给普通公众,这个项目是个啥,捐了钱有什么作用?

另外一方面分享给公益同行,我们踩过的雷,趟过的坑。

在中国农村,大概有2.5亿留守女性。她们有的从来没有走出过大山,有的外出打工不忍心看着孩子留守回到家乡,照顾老人孩子,做农活,承担起一家的重担。

她们很想改变,但因为没有文化、技能和收入,总是有点不自信。

记得第一次去调研的时候,一个大姐头上裹着头巾,低着头抿着嘴笑,害羞的和我们说:“我想做点事情,我会做手工,能在网上卖出去吗?”那样子和《山海情》里的“水花”很像很像。

朱大姐,回乡之前在南方开大卡车,因为挣钱多,她可以给患脑瘫的大儿子治病。但随着大儿子的病情加重,她便返乡加入了我们的项目,开始做手工刺绣的靠垫生意。

几个月后,我们的第二次线下课又开始了,那天朱大姐化了妆,穿了一件大花的衣服,但课上却不那么活跃,总是低着头。

有学员悄悄的告诉我们,她的大儿子7天前去世了。

下课,我们走到她的身边,还没说话她就站起来抱着我们哭着说:“孩子走了”!那一刻,其实任何的安慰都很无力。

我们说您可以休息几天再来上课,以后我们一对一给您补。

她擦了一把眼泪:“我得坚强,必须得来,我还有两个孩子,不能再出去了,我得学习做生意挣钱!”

我们再也控制不住,任凭眼泪决堤了。

这个长时间的拥抱,不仅仅是我们对朱大姐的安慰,更是她给我们这项工作的激励。

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为这些妈妈做更多的事情。

开发适合她们的创业课程,整合包括资金、产品、流量等在内的各种资源,让她们尽快提高收入。怕她们学习后记不住,每节课后设计作业练习,每个月都开展财务、直播、时间管理、产品打造等创业实操的活动。看到她们在夫妻关系、亲子关系上有问题,还会经常上心理课做疏导。

“李大姐又开单了!太牛了,直播两小时,卖了600多!”

“杨大姐刚刚告诉我,她的合作社接到一个大单,这下村里的妈妈们又要忙起来了。”

“老师,我的孩子现在和我关系好多了,我老公也不恼火我创业了,我们现在吵架的次数都少了!”

……

每当办公室传来这样的好消息,我们都开心的欢呼起来。 

那种感觉就是,很想拿个大喇叭,告诉大家:帮助乡村妈妈提高收入,提升自信,全家甚至是整个社区都可以受益,这就是我们做这个项目的意义。

其实,感动我们的不仅仅是她们的改变,还有她们坚强、不屈不挠、永远向上的精神。

一个大雨倾盆的早晨,我们在培训班门口等学员。雨太大了,眼前一片雾蒙蒙,远处一个电动车越走越近。

那是27岁的李妮翁,骑着一个带着斗篷的电动车,后座是她3岁大的女儿小雪,衣服都打湿了,而她肚子里还怀着8个月大的小女儿。

即便是这样的身体情况,即便是这样的恶劣天气,都不能阻挡她来学习的热情。

经常有人说,你们做公益慈善的人都是行善之人,给我们以极高的道德评价,但真正成为职业公益人后发现,我们自己才是真正的受益人。

乡村妈妈身处困境中的坚韧、拼搏一直给予我们力量,影响、激励着我们一路前行。

3年前,我们研发了外出研学项目,让从未走出过大山的乡村妈妈第一次走进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些大城市,李妮翁也是其中一个。

她说友成人就是自己的家人,她以成为一名香橙妈妈而自豪,她的心愿也很简单,想开一个自己梦想中的早餐店,给自己的孩子做一个榜样!

每一个香橙妈妈都是我们的骄傲,这就是我们这一群人做这件事情快乐的源泉。从事着有意义,自己挚爱的工作,何其幸运!

2015年至今,我们的女性项目已经走过了12个省101个县,累计直接受益人16528人,其中67%的受益人通过创业或就业提高了收入。

身边很多朋友羡慕我们的工作:“你们经常出差去那么多地方,很潇洒啊!”但也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这份工作的不易。

做扶贫工作这几年,我每次出差都不和爸妈说具体的县,只是告诉他们大概的省份,因为他们每天会查那个地方的天气预报,猜测我的状态。山高沟深,大雨滑坡这些从来都不敢说。

直到去年国庆期间,全家人看《摆脱贫困》纪录片,其中有扶贫干部下乡遭遇滑坡的镜头,我爸问我,每次你们是不是也都是走这样的路?我没说话,他沉默了一会,低头回房间了。

我们到过最远的县从北京出发要坐2次飞机,外加7个小时的长途车。长途跋涉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但在偏远乡镇做项目是真的很难。

郑瑶是我在团队的“灵魂搭档”,我俩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妖精组合”(瑶静)。

说是灵魂搭档,是因为我和她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总是很默契,惺惺相惜。

她有一次在乡镇培训,招待所没有任何取暖设备,小太阳一打开就跳闸(很多乡镇和村里的电压都不够稳定)。

12月的甘肃冷的不敢伸出手,冷的胃疼,疼出一身汗,汗没了就开始全身发抖。招待所房间没有门牌号,晚上总是有人来敲门,吓的不敢睡觉,就这样她一住就是四天。

现在,我们的团队男女比例各占50%,出差可以相互照顾,我们的男同事各个都很认真敬业且细心,得到了很多香橙妈妈的信任和喜爱。

每次线下课,他们为学员答疑看作业,都是最晚离开教室的。平日里,因为要运营社群,经常是休息日和下班后都捧着手机在社群回答各种问题,却没有一个人有怨言。

所以,如果您看到这里希望成为这个项目的月捐人,那么请放心:我们是一个有担当,有责任,能吃苦,可信任的项目团队

早几年,我们把项目送到各个贫困县的时候,县域的选择是我最头疼的问题。

记得2016年,我一天跑了3个县,一个县说培训费直接给我们自己做,一个县说你要给我们的妇女补贴费用她们才能来学习,最后一个说你们这样的模式真能提高收入?怎么办?资助方要求第一年完成5000人,覆盖50-60个县,落实县域迫在眉睫。

面对各种质疑我们仍然顶着压力制定了理想中的县域选择标准,选县工作比预期增加了3个月。

但我从来没有动摇过:宁可不能完成今年的培训数量,也绝不会浪费资源投入到无效果的县里。

在和资助方解释的过程中得到了他们的大力支持。最终我们选择落地的县域都非常配合,在县里的支持下,项目进展非常顺利。

随着互联网线上培训的发展,很多乡村人才培训项目都开始做线上模式,项目受益人数的数据增长迅速。看着我们每年3000人左右的增速,内心开始焦虑。

有人善意的提醒我说,你们的项目把线下做的太重了,什么时候才能有指数型增长?才能复制到更多地区?曾经一度动摇过调整模式做转型。

但每次看到乡村的那些妈妈们从各个乡镇村里奔赴到教室,那期待的眼神告诉我要坚持做面对面的赋能。她们需要看到我们,需要我们陪在身边,手把手实操,哪怕一次只有几天的时间。

除了情怀,让我们坚定的还有数据,后期项目评估数据显示线上+线下模式效果比单纯线上要提高70%以上。

不通过线下长时间的孵化陪伴,是不能达到增收的目标的。

坚守初心,是底线!

教育的本质是生命影响生命。我们关注的是乡村女性的全面发展,面对的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要给她们提供急需的、有产出的、有效果的、带来改变的项目服务,而不是面子工程。

我们虽然走的很慢,但不会停止……

这就是“香橙妈妈”这些年的酸甜苦辣。

还是要官方的特别感谢我们的业务指导单位国家乡村振兴局,感谢我们的项目资助方、领导、志愿者、合作伙伴、同事,没有你们的支持,没有你们对乡村女性这个弱势群体的关注,我们很难走到现在。

这封劝募信就结束了。更要感谢此刻正在看这封信的您,希望您可以成为“香橙妈妈”的月捐人,和我们一起分享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一起用生命影响大山里的另外一个个生命!一起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请您扫描下方海报中的二维码进入月捐项目,成为“香橙妈妈”月捐人,和我们一起见证您支持下的乡村妈妈们的成长变化,并获得更多“香橙妈妈”有趣、好玩、温馨的周边礼品!

浏览更多新闻稿
信息公开| 下载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0
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版权所有并保留一切权利隐私保护 京ICP备16038099号-2

订阅我们的电子邮件与新闻把握最新行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