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成观点
首页>友成观点

汤敏:我从“得到大学”得到了什么?

在得到大学2019春季开学典礼上,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老师,以《我从“得到”得到了什么?》为主题发表演讲。

“汤老师”是社会对这位著名经济学家的尊称,他成为得到大学的首批学员曾经引起不小的热议和关注。在首届毕业典礼暨2019春季开学典礼上,汤老师从“我为什么要上得到大学”,“我从得到大学得到了什么”以及“我还想从得到大学得到什么”三个维度,畅谈一位终生学习的倡导者和实践者在这一期的学习中满满的收获。

在此与您分享演讲全文,希望汤老师的学习精神能激起您的学习欲望:毕竟,这个世界太大、太精彩,我们需要通过学习与Ta建立全方位的链接,才不枉此生。

 

以下为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得到大学学员汤敏先生演讲全文:

大家好,作为得到大学第0期学员中最资深的一位,上学期间我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就是您为什么要来上得到大学啊?您来学什么啊?其实这样的问题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回答的。

现在我已经毕业了,今天又适逢开学典礼,很多人请我做分享,那我今天就拿这几个问题作为索引开始。我想这些让我深思的问题的答案,也一样是各位你们在找寻的。

 

1、我为什么要上“得到大学”?

先来说第一个,我为什么要上得到大学呢?

我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终身学习者,这辈子一直都在持续不断地学习中。我是文革后的第一届大学生,大学毕业之后留学美国。依次拿到了经济学硕士和博士,之后加入亚洲开发银行工作,参与过很多培训学习。离开亚行,我又去到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工作,在此期间,参加了中组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清华大学举办的高管培训班,在哈佛大学和剑桥大学都学习过。

这样高强度学习输入的同时,我也有大量的输出,比如时间允许的情况下我经常会受邀去讲课,授课地点丛中央党校到乡村幼儿园的班级。

当朋友们听到我报了“得到大学”后都觉得奇怪。问我:你这把年纪为什么还要再上得到大学?

“为什么呢?因为我深感书到用时方恨少”。

这几年,我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作为一名国务院参事,我研究的范围和层次也比过去扩展了许多,有了很多的跨界角色,从一个经济研究学者到以互联网教育为主的公益人。

这些角色都需要我不断地更新知识,需要我拥有多元化的思维,跳出自己原来的圈子,去融合更多不同的领域。我是得到APP的老客户了,所以当时一听得到要办大学,毫不犹豫的在第一时间就报了名,并有幸被选上成为第0期学员。

我一直认为做一个终身学习者是应该有明确的规划的,我是一个自驱力很强的人,在自己的计划下成功减重16斤,学游泳、学乐器也都在我的规划中。从百岁人生的维度看,我现在还是青年人,还有四五十年可以奋斗。该怎么过好自己的这四五十年呢,必须用最有效的方式去持续学习。

总结一下,我为什么要来得到大学呢?因为我需要更加跨界的视野和多元化的思维,去支撑永远不能停止的学习旅程。

 

2、我从“得到大学”得到了什么?

那么第二个问题来了,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我从“得到大学”得到了什么呢?

跟大家讲几个故事吧。

 

第一个故事是学到的新思维方式对我的工作的影响。

在“得到大学”学习过程中,最让我们脑洞大开、可以学以致用的,就是得到武林秘籍中的那48招,官方语言称为“48种人格的多元化思维模型”。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一招,叫“创始人,没有资源怎样开始第一步,我称之为“空手套白狼”招。

要说资源,我觉得没有谁比公益机构更缺乏资源的了,我们的每一分钱都要通过从企业募捐得来。在当前的环境下,企业主动捐助的意愿并不强。另一方面,我们这些创始人的野心又都很大,总想去碰那些政府和企业已经花了大钱都干不好的事。

就拿我从去年起开始推动的那个“青椒计划”来说吧,什么是青椒计划呢,就是“乡村青年教师社会支持公益计划”

大家都知道,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是当前精准扶贫最重要的内容之一,教育扶贫的根本,同时也是最难的问题,是如何提高贫困乡村学校的教育质量

而提高教育的核心在老师,教育质量是靠老师传递的。不解决贫困乡村学校的教师质量的问题,建再漂亮的学校,投入再多的硬件,发再多的补助,都解决不了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问题。目前全国共有近百万名35岁以下的青年教师扎根在包括乡村教学点和村小等在内的乡村教学第一线。对于乡村青年教师,培训是最需要的。

因此,我们开始琢磨如何把社会力量动员起来,参与政府有关部门的乡村教师支持计划。项目开始时,我们基本上是一无所有。既没钱,又没其它资源。国家每年在乡村教师培训上要花几十亿人民币,但效果并不理想。政府和这么多师范大学都干不好的事,我们能行吗?这件事情一直在困扰着我们。

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恰好在得到大学学到了新的思维模型,可以用来“空手套白狼”,原话叫“从打造想象共同体,发挥共同体中各个成员的优势的共同奋斗共享荣誉的模式”,我们称之为“集合影响力”。这是一个在公益界刚刚开始兴起的模式。我们通过讲理念、讲故事的方式,把对创新乡村教师培训有兴趣的各方联合起来形成一个共同体。

为此,我们联合了北师大,沪江网等30多个企业、公益和学术机构一起来推动这个项目,结果效果还不错。在整整一年的时间里,每周三晚与周六晚两次课,在手机或电脑上参加“青椒”培训。课程是由北师大组织的最优秀教育专家提供的专业课程,由公益机构组织提供的师德课程。

我们在全国19个省中培训了3.4万名乡村教师。2018年-2019年度,我们又培训了1.8万名乡村教师,仅南疆的喀什、和田地区就有2000多名老师参加。很多老师说这是他们一生中得到的最好培训。

最近,中国教师报用头版的整整一版深度报道了我们的“青椒计划”。中国教师报的评论说:“虽然仅有一年多时间,但‘青椒计划’正在改变着这些乡村教师的生命状态,影响着他们所处的乡村教育生态,也以其创新性的社会组织形态散发出更深远的示范意义。”

通过“青椒计划”,我们公益机构自己的扶贫模式也有了一次大的升华。公益组织早就在参与教育扶贫的工作。但是过去我们都是各自为战,单打独斗。结果是每个机构的资源与能力都很有限,形成不了大的影响。我们今天的实践证实了在“得到大学”学到的思维模型的有效性。

“打造和凝聚一个共同体”这招不但在商界,在公益界也是可以推而广之的。

第二个故事跟第19个思维模型有关,那就是“穿越者:怎样把一套打法跨越到其他领域”。学会了这招后,就一直在想如何也找个机会去穿越一把。

机会很快就来了。中国慈善联合会成立乡村振兴委员会,让我来主持。我开始穿越,把在乡村教师互联网培训的这套打法尝试着运用到对返乡青年的培训上。目前,全国2600名返乡青年每个星期三次地在手机上参加我们的政策解读、农村电商、乡村旅游、社区营造、种植养殖技术、传统文化、农村金融等近10多门课近五个月的培训。

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再次证实了第十九招的有效性:“你在原有行业所积累的能力和手法,用来改造或优化其他行业,可能会带来惊人的效果。

 

第三个故事是关于第零期北京班一个同学的,他叫张晓虎,是北京的一打工子弟学校的校长。这些年来,我在公益机构搞扶贫,跑遍了全国很多的贫困地区的学校。但当我在全国教育的最高地——北京海淀区。踏入了张晓虎的育华打工子弟学校后,还是极为震惊。几百平方米的简陋校舍,整个学校连个篮球场都不全。在如此寒冷的北京冬季,老师们办公室居然连暖气都没有。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晓虎校长坚持干了十多年。他们教出学生的质量不亚于那些美轮美奂的公办学校的孩子。

当亲眼目睹到这样的情况后,我们北京班的同学坐不住了,决心与张晓虎一起来改造这个打工子弟学校。在同学们的帮助下,暖气很快就装起来了。每个教室还配备了最新款的小米大屏幕教学电视。同时我们还要引进清华投资开发出来的全套的用动画来上课的课程,北外的外教讲的英语课,中央芭蕾舞剧团的舞蹈课等等。我们的梦想就是要去证明,在北京的海淀区也能办出像何帆老师在“变量”中所描述的范家小学。

这也是我从“得到大学”得到的:整合同学资源,实现跨界合作。

 

3、我还想从“得到”得到什么?

这一份“得到”在我从得到大学毕业之后仍然想得到。所以我们来说说最后一个问题,毕业了,我还想从得到大学得到什么。

我想到三点,是不是有点贪心?但我想你们肯定跟我一样都想要这三点。

校友会的资源。

从第0期毕业开始,我们建立了校友会,这个平台使得我们永远有一个互相连接的平台,在这里更多的同学可以继续跨界连接。可能外界看我会觉得特别高端,其实我的领域还是相对封闭的,只是围绕在政策和研究领域。为了对新兴的事物有更好的体感,校友会的资源就像补给站一样不可或缺。

我想和大家一起打造一个大脑共同体,彼此分享智力资源,通过跟更多同学一起建立大脑共同体的方式,真正实现得到大学同学之间的价值,组建一个全新的形式去面对问题,成为彼此的智囊团,搜索库,你是我的神经元,我是你的神经元,这是一个永不散会的私董会。

建立一个终身学习的轨道。很多人在我这个年纪,都在考虑退休的问题,如果没有得到大学,我觉得我可能就会成为小区广场舞组织的一员,我很害怕这样下去是否有能力过好我的百岁人生。在终身学习这事儿上,得到大学为我们搭建了一个轨道,我们每个人都是奔驰的列车的一节,彼此紧密连接。

我们第零期都毕业一段时间了,但还彼此紧密连接在一起,北京校友会组织我们学习急救知识,一个火箭科学家带我们看航天,我们参观了网红建筑和前卫建筑师的PK,我们还去参观了雄安新区。还有一群同学正在锲而不舍的研究如何用现代高科技来排除地雷,拯救生命这么一个高大上的问题。

在得到大学学了48种人格的多元思维后,大家的胃口都吊起来了,每个人都拿着48个锤子,满世界在找钉子。只有跨界,才能有创新,只有合作,才能有更大机会。

要知道,我们是一群被“得到大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茫茫人海中挑选出来的人。得到大学第0期的录取率比七七级第一届大学生的录取率还要低。

 

我的梦想就是得到大学的新老校友能创造出一种新机制,把一群怀着各种奇思妙想的各界怪咖们,长期地、有机地聚集起来干点事儿。

 

让我们得到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飞奔,共享知识繁华。

祝福你们,谢谢大家。

 

浏览更多观点
信息公开| 下载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0
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版权所有并保留一切权利隐私保护 京ICP备16038099号

订阅我们的电子邮件与新闻把握最新行业信息